生活(都把生活调成了飞行模式)
本文摘要:作者:洞见ADC在生活的航班上,大伙每个人都是孤独的旅客。01大一那年寒假,我乘飞机回家,途中遇到了一阵强气流。飞机开始颠簸,乘客们乱作一团,空姐忙着四处安抚情绪。半小时

作者:洞见ADC

在生活的航班上,大家每一个人都是孤独的旅客。

01

大一那年寒假,我乘飞机回家,途中遇见了一阵强气流。

飞机开始颠簸,乘客们乱作一团,空姐忙着四处安抚情绪。

半小时后,风波过去了,可那种弥漫在空气里的恐慌感,却久久没办法散去。

为了克制内心的后怕,我双手紧紧握住座位扶手。

无意间,却瞥见旁边临窗的一位老人,正气定神闲地翻看着一本书,仿佛隔绝了刚刚发生的所有。

我不禁疑惑,这样的情况下,怎么样还能静下心来念书?

老人感觉到了我的目光,将他手里的书递给我,示意我也翻阅看看。

我接过书,翻开第一页的时候,就怀疑,以我目前的状况,能看得进来吗?

但不管如何,总不可以拂了老人家的好意,我强逼着自己逐字逐句读下去。

奇怪的是,在翻读了几页之后,我那原本焦虑的心,居然也日渐平静了下来。

一种久违的心安,日渐涌上心头。

这次经历让我有了一个新的感悟:

大家常常感觉自己变得愈加浮躁,愈加静不下心。

有时不是环境的问题,而是大家自己,没找到一个屏蔽嘈杂世界的办法。

当内心烦躁、感到焦虑的时候,可以想象自己在飞机上,开启生活的“飞行模式”:

屏蔽外面的噪音,在静谧之中和自己独处,聆听灵魂深处的声音。

02

倘若不带手机电脑,把你自己关在屋子里,什么都不可以做,你能否待满15分钟?

来看看如此一个实验。

弗吉尼亚www.shuangxicaihui.com大学找来一群志愿者,让他们单独待在一间空屋子里15分钟。

在这段时间,志愿者们有两种选择:

一是坐在那里什么也不可以做,安静地等待时间结束;

二是按下电击按钮,给自己一个微电流的电击,以此来打发时间。

最初的时候,志愿者们信誓旦旦保证说,自己绝对不会用电击按钮。

可规定时间还没有结束,就有一半以上的人,宁愿选择同意电击,也不愿一个人孤单地待在那里。

甚至还有一名志愿者,在短短的15分钟里,总共电击了自己190次。

作家梁文道曾说过,浮躁是这个年代的集体病症。

在这快步伐的生活里,大家在忙碌中开始迷失了自己,变得愈发空洞和麻木,日渐丧失了与自己单独相处的能力。

TED演讲家皮克·耶尔,在29岁的时候,就过上了大家大多人梦寐以求的生活:

供职于美国顶级新闻杂志《年代周刊》,工作体面;

出入于曼哈顿最繁华的街区,社交圈都是各行各业的精英;

居住在豪华的公寓,薪酬优渥,没经济负担。

但这种一般人心中理想的生活,并没给他带来快乐,在内心深处,他总感觉自己活得非常空虚。

思虑再三,他辞掉了稳定的工作,从繁华的曼哈顿搬到日本一条寂静的小巷子里。

那里没汽车,外出几乎要靠步行,房间里也没电视机,仿佛同外部世界隔绝了通常。

当时大多数人不解,爸爸甚至打电话过来骂他。

可他依然不为所动。

他在无人打扰的小房间里开始独居生活,不再混迹于各种社交圈,而是醉心于阅读和写作。

将都市的噪音过滤掉后,他发现自己原本躁动不安的心,居然在这儿找到了归属感。

后来他把这段经历,写在《安静的力量》一书中。

在书里,他提到了自己追求生活终极幸福的办法:

关掉电脑,将手机丢到一边,离得远远的电子商品,享受独处、静坐。

将眼睛所见,转化为内心洞见,才能将生活过得更有意义。

法国哲学家帕斯卡尔曾说:“几乎大家所有些痛苦,都是来自大家不擅长在房间里独处。”

在没噪音打扰的时候,大家会自动褪去华丽的皮囊,赤裸裸地站在我们的灵魂面前。

唯有与自己好好相处的人,才能解决生活表面的浮躁与空虚。

在独处之中,找到生活幸福的意义。

03

有人向媒体人Spenser请教写作秘籍:“生活里琐事太多了,怎么样能在写作的时候,心无旁骛呢?”

Spenser说,他每次写作前,都有一个小小的仪式感:就是强迫自己把手机设定为“飞行模式”。

接着,他会告诉他的同事们,下面的几个小时内,假如没特别要紧的事,一律不要去打扰他。

在一个干扰原因多的环境中,想要全神贯注地完成一个任务,就需要得给自己制造一个隔离空间。

著名演说家彼得·尚克曼,有一次在美国收到一个出版社邀约,要在规定时间内,完成一本书稿的创作。

可眼看截稿日期将近,他却被各种杂事缠身,一直没能抽出时间来写。

情急之下,他买了一张从纽约到东京的机票。

纽约飞到东京大概十几个小时,在飞往东京的航班上,他就完成了一半书稿的创作。

飞机落地后,他喝了一杯咖啡,又立马买了票飞回纽约。

原本拖了很长时间的书稿,在这来回的30个小时里,他居然奇迹般地写完了。

他在一篇博客中推荐道:“让自己封闭起来,是维持专注的诀窍。”

生活里干扰原因太多,致使大家常常没法集中注意力,效率低下。

工作学习两三分钟,就要看一会儿手机;

微信只须一有闪动,就想要打开信息回复;

能连续两三个小时煲剧、玩游戏,可一到看书时,还不到20分钟,就感觉浑身不舒服。

在浮躁的世界里,大家变得愈加难静下心来。

可以试着将生活设置成“飞行模式”:

寻一隅静谧之地,过滤环境带来的干扰,专注于当下,安顿自己焦虑的灵魂。

在片刻的独处之中,沉淀自己。

让那些喧嚣吵闹,都化作一个人的清欢。

04

叔本华曾说过:“只有当一个人独处的时候,他才可以完全成为自己。”

能享受独处的人,才能感觉到生命的丰富。

杨绛先生晚年时,女儿和老公相继过世,过去的“大家仨”,后来就剩下了她一个人。

然而她不悲戚、不消极,一个人将生活过得井井有条。

在数不尽的深夜里,她常常一个人伏案写作,一篇篇整理钱钟书几十年来的原稿笔记。

迟暮之年的她,淡然于世,在历经流离波折之后,依然坚守着一颗宁静而丰富的心。

想起她在《一百岁感言》中的那段话:

“大家曾这样渴望运势的波澜,到最后才发现:生活最曼妙的风景,竟是内心的淡定与从容。

大家曾这样期盼外面的认同,到最后才了解:世界是我们的,与他人毫无关系。”

生活最好的状况,是悦纳我们的灵魂,享受独处的时光。

村上春树天天留两个小时的时间,不与人交谈,只和自己相处。

达尔文天天都会在书房里待6个小时,然后一个人去附近的小树林散步。

荣格有一个自己专门工作的小阁楼,他天天都要去那里静坐2小时,进行深度考虑和创作。

作家马德说:“一个人的灵魂,只有在独处中,才能洞见自己的澄澈与明亮。”

成年人的强大,都是从享受独处开始的。

在独处中享受安静,恪守本心,在独处中取悦自己、丰富自己。

你会发现,那些独处的日子,恰恰是最能被人发光的日子。

季羡林说过:“在生活的道路上,每个人都是孤独的旅客。”

在生活起航的那一刻,请将自己设置成“飞行模式”,屏蔽干扰,享受一段自由而精彩的航程。

这段旅途的终点,是星辰大海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