在做副业挣钱这条路上,我踩过无数坑
本文摘要:- 职 业 故 事 -日渐地,我沉下心来,过去赚不到足够的资金带给我的焦虑感更加少,思路也更加明确。我慢慢捋清了副业对我的意义,并不是用来赚钱,而是用来达成过去、现在与以后
- 职 业 故 事 -日渐地,我沉下心来,过去赚不到足够的资金带给我的焦虑感愈加少,思路也愈加明确。我慢慢捋清了副业对我的意义,并非用来挣钱,而是用来达成过去、目前与将来的写作梦想,也了解了这是一条需要稳扎稳打、不断进步的漫漫长路。1龚琳掏出钱包,指着脚边试穿过的两双高跟凉鞋,对员工说:“我都要了。”她偏过头问我:“你呢?要哪一双?”细细的高跟,精致的丝带绕上脚踝,闪闪亮亮的,漂亮又舒适。我喜欢得不能了,但只能含糊道:“我不喜欢这类的,先不买了。”员工弯下身整理我脱下来的凉鞋,起身时,我分明听到她的嘴里在嘟囔:“买不起就别试,费时……”我的脸一下子红了,尴尬又狼狈地出了店门后,再没心思继续逛街。当时,我刚工作两年,工资不高,除去房租,每月水电、宽带、电话、吃喝等平时开销,只能紧巴巴控制在800元之内,非常难再有结余。可龚琳不同,她是当地人,吃喝住都在家,每月赚的都是零烧钱,自然比我宽绰得多。每次与她逛街,我都心生自卑,狼狈之下,我心思活动,想着得多赚些钱才能被人看得起。与龚琳告别后,我缓步往回走。阳光刺眼,热浪扑面,街角正好有一家肯德基,宽大的玻璃门上,张贴着诱惑的甜筒海报。草莓甜筒吸引了我,凑近看时,海报边一张兼职员工的招聘启事让我动心不已。对了,下班后做个兼职,既可以增加收入,又可以体验不同行业,岂不一举两得?为了更深入地知道员工的工作,我买了杯饮料,在角落里坐了下来。一个女员工脚不沾地地忙了一个多小时,不停地整理桌子打扫卫生。趁她在隔壁桌整理,我上前搭话:“你们这干活挺累的哈!”她点点头:“是蛮累的,上班几个小时根本歇不下来。”我拐弯抹角:“主要你们业务好,还招兼职呢,工资应该也很好吧。”她看了我一眼,手上不停:“我就是兼职的,一小时八块钱,就不停地干活,慢一点都挨批。”“啊?”我愣住了,“没人的时候也不可以歇一歇吗?”她直起腰,用手揉了两下,悄声说:“告诉你吧,我有一次上夜班,十二点下班,十一点之后店里就无人了,我跟同事站到十一点四十五,实在累得不可以就坐下了,然后就被大家领班看见了,一直批评到下班。无法,拿人家钱,就得服人家管啊。”“兼职也上晚班?”我刚问出口,就有人在身后喊:“员工,把桌子收一下。”她朝我点点头,转身端着垃圾走了。我的本职工作就是三班倒,忙起来喝水的功夫都没,再来一个脚不沾地还上晚班的兼职,钱没赚到多少,可能身体就吃不消了。我三两口喝完手中的饮料,转身回家,彻底打消了兼职体力劳动的想法,筹备通过脑力劳动来挣钱。2漫无目的地在网上搜索了一个多礼拜后,我这才在琳琅满目的项目中找到一个相对适合的兼职:淘宝刷单。这项不需要体力劳动的兼职以其“日结”的关键字吸引了我的注意力,打开详情介绍页,“每单一元”的报酬让我内心有少许失落。“啊?才一块钱?”但转念一想,如果是天天做上一百单,那我不就日进百元了吗?我兴高采烈地根据页面上的信息添加了他们的QQ,申请通过后,他们发来一份刷单步骤文件,需要我仔细阅读。根据文件上的说法,我需要先购买一份98元的虚拟产品,确认收货后给出五星好评,截图发给他们后,他们才会将本金和酬劳一块返还。看到需要自己先垫钱,我内心有种说不出来的别扭感,但他们坚持说:“万一我先打钱给你,你跑了如何解决?”我莫名感觉他说得有道理,但出于本能,还是反问了一句:“万一我打钱了,你不返还给我如何解决?”他们先是耐心讲解说:“不会的,你不放心的话,可以少做一点,看我是否骗子。”见我还是犹犹豫豫,他们语气有的不耐烦了:“你若是真感觉我是骗子,那不再计较吧,我这就是给自己家门店刷个单,本来就是亏本的交易,不做也罢。”听到他们这么说,我反而稍稍减少了些戒心。为了让自己放心,我先试探着下了两单,付完款之后我截图发了过去,心里打着鼓:“了不起当这两百块钱掉了。”他们非常快将本金连着酬劳一块返还,我心里一喜,接着又下五单,非常快,酬劳又返还了。一个小时内赚了七元,虽然少,但我感觉这是一条可持续进步的道路。后面几天,我一直五单、十单地慢慢递增买卖数额,他们都按着规矩准时返还。我完全放心了。一个星期内赚了近百元,这钱来得太过容易了一些。我兴致勃勃,筹备全力以赴,很多购买。这天晚上下班后,我迫不及待地打开电脑,直接下了二十单,付款后,我兴奋地将截图从QQ上发给他们,期待着他的推广账户返点。十分钟过去了,他们毫无回话。我心底涌上一阵焦虑,发了句“在吗”过去,却被屏幕上的感叹号和“不是好友”的提示彻底坐实了我的不安。我让人骗了!瞬间,脑海里跳出这四个大字。我抖着手点开淘宝页面,给店家发消息询问,不出所料,店家也已将我拉黑。彻底没法了!我欲哭无泪,只好同意自己让人骗的事实。后来我才反应过来,他们在QQ上说的话,所做的姿态,都可用“欲擒故纵”来形容,我不过是他面前延伸出的无数网线中的一条,收割一条,还有无数条,不愁没白痴上钩。3让人骗了2000元让我元气大伤。我后悔不已,暗暗责怪自己没能事先知道了解,盲目投入的下场就是让人骗掉全部身家。此事让我消沉了很长时间,一直不敢再打做兼职的念头。几年后,当我再一次在互联网上看到有关兼职的内容时,是公众号上有关“斜杠年轻人”的推送,不明所以的词义吸引了我的眼球,深究之后我才了解,这说的不就是身兼数职的青年嘛。彼时我早已辞去了之前的工作,回到家乡进入基层,虽已过上了我过去向往的“吃喝住不愁,赚的全是零烧钱”的日子,但手里的存款在花花世界的魅惑下,还是不够看。我再一次动了兼职的心思。网络文化进步日新月异,兼职已经换了一个高端大气上档次的名字叫“副业”。自从我在某平台内搜索了一次之后,后面推送的内容几乎都与“副业”有关,其中有篇文章打动了我,里面提出了“副业刚需”的定义,并用黑色加粗的字体放大了一句话:“你永远不知晓和你一块上班的同事,他在做的副业收入是工资的几倍。”我承认,焦虑感在那一刻腾空而起,充盈了整个脑腔。每一个月刷走的花呗,下个月要计算掐着点还,在奖金一次又一次延迟发放后,有几个月甚至不能不分期还款,最长的一次,我被困在花呗的还款时限里,长达一年之久。如此的日子我再也不想过了,“不可以靠着死工资过活”成为我拓展副业的动力,“赚到额外的资金”成为我拓展副业的目的。我再一次置身巨大的互联网信息海洋中,探寻着合适我们的副业。为了预防再一次让人骗,我习惯将搜索到的、有兴趣的副业内容拿去各大平台上再搜索一遍,通过其他网友的经历,增加筛选的关键字,增强我的抗风险力。综合考量之后,“做一名兼职代购”成为我的目的。2017年左右正是代购最热门的时候,身边年龄相仿的同事几乎每人朋友圈内都有代购的存在,有些是全职代购,有些则是兼职。我的朋友圈内就有一名全职代购,她间隔着月份飞往韩国或日本,提前接收订单,全程在朋友圈直播代购过程,赚得盆满钵满。我则想做兼职代购。有一次我出国旅游,朋友托我在日上免税店帮她购买一些兰蔻的化妆品,带回后请我吃了一顿饭算是酬劳。我发散思维,如果是能将购买日上免税店的化妆品变成正常状态,再从朋友圈卖出,从中赚取的差价自然不菲。我想到了高中同学林莉,她在旅游行业,能常常出国,对化妆品也比较知道,与她合作自然而然就能解决进货渠道的问题。当晚,我抱着十分的信心,兴致勃勃地联系了林莉。4林莉还在海外。几天前,她携带团去了澳大利亚,忙得日夜颠倒。我在微信上邀请她参与我的副业计划:“你出国前告诉我,我提前列清单,收定金,回来后再扫尾款,收益你六我四。”林莉过了很长时间才抽空回我:“日上有时会断货,不肯定能买到想要的东西,而且大家回机场还有工作要做,时间非常赶,有时会来不及。”这就是拒绝了,我宛如被当头浇了一瓢冷水,停下了跃跃欲试的念头,沉默了十秒钟。见我不说话,林莉于心不忍,提了个建议:“如此吧,我这里正好还有一瓶100ml的雅诗兰黛小棕瓶,你先在朋友圈试一试,看结果大家再商量,怎么样?”我又振奋起来,信心满满,回了她一句:“等我好消息!”首次在朋友圈发文卖货,配图与文案都要精心筛选。我先回看了朋友圈代购的发文,熟知了文案的句式,又上网挑了张配图,认真地发到朋友圈:“朋友从日上免税店人肉带回的雅诗兰黛小棕瓶,100ml 正装,有意者私信。”应该非常快就会被抢掉吧!我想,毕竟是一线品牌,出处正,价格又那样实惠,几乎只有专卖店价格的一半。非常快有人在底下留言:“多少钱?”是同事小陶!顾客来了,我点开私信:“实惠呢,就要850元。”“这么贵呀?”小陶回了一个吐舌头的表情。我极力营销推广:“小棕瓶保湿成效好,正合适秋冬季节用,一分价钱一分货呀。”“买不起,我平时最贵的护肤品才两百来块钱。”小陶干脆地拒绝了。下面几天,再无一条消息是关于这条朋友圈的。我尝试向过去找我代购兰蔻化妆品的同事营销推广,依然被拒绝了:“我不需要雅诗兰黛,我只用兰蔻。”我顺杆而上:“有朋友最近从海外回来,可以带到,你看有什么需要呢?”同事慢吞吞地回复过来:“刚买了没多长时间呢,暂时无需。”话已至此,我只能死心,跟林莉发信息说:“没人买。”林莉仿佛早已料到,安慰我说:“你身边没客户资源啊,而且即使你客户资源稳定,我也不可以保证每次都带到货。”是啊,在这条代购的关系链上,我没稳定的进货渠道,也没稳定的客户资源,将挣钱的期望寄托在其他人身上,结果只能是“出师未捷身先死”。正当我愁眉不展的时候,林莉发来消息:“你别灰心,代购不合适你,一定有别的副业合适你,三百六十行呢,吃哪行饭的都有,何况你目前已经有饭吃了,只不过想添点餐。”安慰完我,林莉又说:“其实你可以考虑进步一下兴趣喜好啊,我记得高中时你对写作特别有兴趣,文章还常常被老师当成范本,你那时特别高兴,还说将来要写小说呢!”我忽然茅塞顿开,被挣钱的想法蒙蔽了心智,我无头苍蝇一样乱撞许久,却忘了自己的兴趣也能进步成一项副业。5其实刚毕业时,正是网文蓬勃进步的年期,《盗墓笔记》《斗罗国内》等等网文小说异军突起,也飞速带火了网文作者如此一个职业,媒体上爆出的各大网站写作大神的年收入更是让众人心潮澎湃,不知有多少人投入到网文写作的大军中。我也不例外,体验了起点号,就想开篇写小说。可没经过系统的学习,没足够的底蕴与能力,两篇之后,就进入瓶颈,卡到直接弃文。多年后,在工作的磨砺下,我早已忘了当初的热血,直到适才,才被重新唤醒。第三打开平台搜索时,我目的明确。非常快,关于写作变现的内容铺天盖地而来。写作的方向不是只有长篇小说,在新媒体进步的趋势下,征稿的公众号数不胜数,看法文、热门文、拆书稿、非虚构等,每一种都有特定的平台收稿,稿费不菲,但需要也非常高。搁笔多年,恐怕早年间打下的基础已不足以支撑我的需要,我心里打起了退堂鼓,深觉像是落入一条长河,无数人在河里起伏,却不知前方到底是渡口还是漫漫水光。可转念一想,如果是不扬帆启航,怕是连沉入水底的机会都没了。最初,我选择了一个专收故事文的新号,它的征稿标题后特意标注:新号易过稿。我用尽常识储备,写了一篇3000字的职场小故事,满怀信心投稿后却杳无音讯。之后,我又转战热门文,对最近最火爆的事件发表我们的怎么看,依然选了一个新号投稿,但依旧没回话。几次三番的试探全都石沉大海之后,我停下了四处投稿的脚步,心里了解,写作能力恐怕还达不到标准,只有增强自己能力,才大概达成投稿成功,开启副业的道路。下定决心后,我一边上网上购物买了很多书本,进入很多阅读模式,储备足够的常识量;一边研究征稿的公众号里原本的文章,熟知有关结构套路。每天的空余时间被安排得满满的,我却并不感觉疲惫。日渐地,我沉下心来,过去赚不到足够的资金带给我的焦虑感愈加少,思路也愈加明确。我慢慢捋清了副业对我的意义,并非用来挣钱,而是用来达成过去、目前与将来的写作梦想,也了解了这是一条需要稳扎稳打、不断进步的漫漫长路。在那鲜嫩的青葱岁月里,我也曾幻想过自己成为一名大神,笔下的文章被人拍案叫绝。可惜生活一直不可以被人如意,当我弯腰捡起地上的六便士时,早已忘了是什么在照亮前方。时间一晃而过,经过半年多的努力,我成功赚得生活第一笔稿费,副业的道路开始走上正轨。林莉知晓后笑着恭喜我,顺便跟我推荐了她筹备开启副业的道路的消息。我猜测道:“你要做代购对不对?毕竟那样便捷。”林莉摇了摇头,说的话出人预料:“我要去学画画。”手机屏幕里,林莉放下手中的奶茶,正色说道:“高中时,我看《柯南》《犬夜叉》《不思议游戏》,当时就特别想当一名漫画家,将心中的故事一笔一笔画出来。但生活非常现实,我无法保证我有这个天分,能靠画漫画养活自己,只能将它搁置一边。但目前不同了,我有这个经济能力养活自己,为何不继续我的梦想呢?”她高兴地将双眼眯成一弯月亮:“你已经将梦想照进现实,我也想有一天,能将我们的梦想也达成。”原标题:《在做副业赚钱这条路上,我踩过无数坑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