一个大学生兼职平台的生存之道
本文摘要:伴随着一阵噼里啪啦的声响,二十多位“大哥”冲入办公室,将邓建波围了起来,带头大哥拍了拍邓建波的肩膀,告诫道:“你要么做收费兼职服务,不然就别搞了。”刚创

随着着一阵噼里啪啦的声响,二十多位“大哥”冲入办公室,将邓建波围了起来,带头大哥拍了拍邓建波的肩膀,告诫道:“你要么做收费兼职服务,不然就别搞了。”刚创业不久的邓建波,多次遭遇了来自同行的警告。

2013年中旬,邓建波创办兼职平台青团社,主打为学生群体提供免费兼职服务。成立以来,青团社共获得7轮筹资,2019年2月,青团社获得蚂蚁金服领投,好将来产业基金,保利资本跟投的数亿元人民币B+轮筹资。

现在,青团社已覆盖全国300多个城市,为35万家企业提供弹性用工服务,平台用户超越1200万,其中大学生占比达70%。成立六年,已累计为1亿+人次提供兼职服务。

回过头看,青团社成立的2013年正是国内互联网+兴起的时候。依据易观智库发布的《2013年中国互联网+统计报告》显示,当年国内互联网+网民规模达6.52亿。“传统线下兼职匹配模式效率非常低,互联网+起来后,正好可以高效匹配两端的需要。”邓建波说。

2013年上半年,邓建波还在一家兼职中介公司工作。在职期间,他渐渐感知到供给双方的需要在发生变化,企业寻求兼员工工的需要,慢慢高于探寻兼职的人数。通俗来讲,企业开始求着招人做兼职了。

虽然企业需要愈加旺盛,但当时学生群体常见觉得只有缴纳中介费,才能获得可靠兼职,而且收取中介费的兼职公司,赚得盆满钵满,也在极力阻止免费兼职平台成长起来。

“恶意抹黑、人身攻击、砸办公室,这部分我全部都经历过。”邓建波说。

不过,就在邓建波艰难推行免费兼职服务的时候,形势也在发生着变化。2014年开始,探鹿、口袋兼职、同学帮帮等多个兼职平台成立或拿到新一轮筹资,在互联网+的浪潮下,免费兼职服务的理念渐渐成为主流。

邓建波表示,当时线上兼职平台岗位多,还为学生提供无偿服务,收取中介费的兼职公司一批接一批倒下,根本活不下去。

此时,各大兼职平台需要做好的是双边关系。一边要吸引很多学生入驻,保证兼职工作的靠谱性,不然学生上当一次,就再也不会相信平台了。另外还需要邀请很多企业入驻,为学生提供多元化的兼职岗位。

好在青团社提出的免费兼职的定义,依赖口碑效应飞速在各大高校传播开来,吸引了很多学生。而且为了保障学生权益,青团社对企业真实性进行了多重把关,入驻青团社的企业需要提供营业执照、运营者手持身份证等信息,经过多重审核后才能发布职位信息,同时人工还会确保企业发布的职位与经营业务相匹配,防止学生被骗。

与此同时,为了让学生放心,青团社还提供了兼职险和人身意料之外险,一旦学生让人骗,青团社提供最高3000元的赔偿。

邓建波本以为做到了万无一失,杜绝了骗子的所有途径。但骗子进行了反向操作,假扮学生来骗取青团社的赔偿款。

“骗子找了一堆账号,装成学生说让人骗了,截图、聊天记录与真实被骗学生的完全相同,大家看到正常被骗过程就直接赔付了。”邓建波说,“但这个骗子比较贪心,骗了一次还来,而且还假装自己让人骗了一万多元。”

邓建波越想越不对劲,哪有学生做兼职,可以赚到一万元,后来经过仔细审查才发现是来骗赔偿金的骗子。经过此事后,团队第三加大了风控体系,之后对每一个赔偿对象进行仔细审核后,才能发放相应的资金。

在另一边企业端,邓建波竞价青团社更不是非常顺利。起初,他直接找到肯德基等企业总部进行洽谈,但大公司高管有的爱搭不理,合作意向不强烈。

后来邓建波转变了思路,将目的瞄准餐饮店经理,直接为各个餐饮店招收兼员工工。在拿下几十家店铺后,邓建波再去找企业总部,这个时候易如反掌就谈成了合作。

凭着着此类操作,邓建波获得了麦当劳、必胜客、星巴克等多家知名企业的兼职加盟权。到了后期,更多是企业主动找到青团社,寻求兼员工工了。

不过,兼职范围角逐一向激烈。据邓建波回忆,2015年只须是做兼职项目的公司,基本上都能拿到筹资,这直接催生出了两三百家的兼职公司。

赛道飞速升温后,也吸引了巨头入场。2015年,58赶集分拆了旗下的大学生兼职板块,成立了独立公司斗米兼职,并且直接获得了A轮4000万USD资金投入。

“斗米拿到4000万USD的时候,大家的估值才3000万人民币,假如他们好好理财,一年筹资金融的利息就是大家的估值了。”邓建波说。

与此同时,另一兼职平台兼职猫也获得多轮筹资,数据、估值、筹资额度皆是行位翘楚。角逐愈发激烈,青团社需要达成突围。

邓建波选择服务平台外的用户,进行差异化角逐。在他看来,学生都是分层的,长期做兼职的学生占15%左右,从来不做兼职的学生占15%左右,剩下70%的人群则处于中间摇摆地带。

“大部分企业的定位是服务15%长期做兼职的学生,但青团社定位服务70%处于摇摆地方的学生。”邓建波说,“用户基数变大后,只须做好服务,不愁没用户。”

为了吸引并满足学生需要,青团社将兼职当作内容电子商务,平台发布义工、体验评测员等趣味兼职吸引用户推荐,提高用户黏性,接着通过导购、家教、员工等一般兼职,满足大多数兼职需要。

邓建波觉得,用户逛内容电子商务与兼职的逻辑相通,用户本来不知晓自己要买什么产品,但刷着刷着就买了一堆产品,兼职也一样,多刷几分钟岗位,自然能找到喜欢的兼职。

“目前青团社平均每位用户用时长为12分钟,在这段时间用户会不断刷各种职位,最后挑选自己喜欢的兼职。”邓建波说。

通过从上至下的漏斗模型,青团社非常快俘获了大量大学生的欢心,而多次在校园市场碰壁的斗米渐渐转向蓝领市场,兼职猫也拓展到了更多范围,青团社重新夺回了大学生市场份额。

学生数目多了,各种问题也显现了出来,尤以学生放鸽子、中途放弃最为突出。

为了防止此类状况发生,青团社在2015年就与支付宝达成合作,将芝麻信用与学生绑定在了一块,学生行为数据将会干扰芝麻信用评分,假如学生多次违约,青团社将直接拉黑处置,限制学生永久不可以用青团社。

“大多数兼职只能持续一段时间,学生不诚信,企业除去骂几句也不可以如何解决,但这种失信行为延续到将来工作中,对大学生以后职业生涯影响非常大。”邓建波说。

现在,青团社以报名单的形式,向部分行业收取服务成本,企业提出兼职需要后,需要购买报名单接收学生投递的简历,每收到一份简历消耗一份报名单,每份报名单原价20元,选择套餐或企业采购可享受肯定打折。

使用报名单后,企业也会主动改变招聘信息,防止发布无效职位,浪费资金,这也为求职者带来了更多真实有效的兼职岗位。

2018年,青团社开始尝试微信小程序,支付宝微信小程序在上线一个月后获得了30万的真实注册,留存率高达60%,日活投递实际转化的比例达到22%。

“做兼职不像听音乐、看电影那样高频,微信小程序即用即走的特质与青团社恰好完美匹配了起来。”邓建波说。

现在,青团社单日报名量已达到45万人次,覆盖全国96%的高校,但邓建波并没特别认可。“大家只不过服务比其他公司好一点,还没真的挖掘出用户的需要,服务好使户。”邓建波说。

虽然青团社提供了大量兼职岗位,做到可提前将工资预支给用户,遇见骗子还能给到赔偿,但平台的信赖级别,依然不如身边同学的级别高。“只须你认识朋友做兼职,一定会先问他这个兼职如何,怎么样做,不会想到直接通过平台找兼职。”邓建波说。

邓建波想与用户打造信赖感,一旦用户想找兼职,脑海里立马可以浮现起青团社。在这条十公里的信赖的道路上,他自觉得只走了十米。针对不同环节,不断打磨服务体系和管理能力,成为了青团社以后努力的目的。

针对兼职行业门槛低的说法,你怎么样看待?

大部分人的确觉得兼职平台的门槛低,所以2015年吸引了大量职员入场,但做好兼职平台并困难,这是一个典型的双边+当地的模式。第一平台需要匹配企业与兼职职员各自的需要,第二还要逐一跑通单个城市,做好当地化。

第一个问题:作为一个大学生,你知晓“青团设”兼职软件吗?

第二个问题:合法的兼职软件赚钱?还是“不”在市面上流通的兼职软件更流通呢?

说出你的怎么看,笔者可提供非流通性软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