美一24岁女医学生兼职还做“兔女郎”
本文摘要:不管你喜不喜欢,一提到花花公子兔女郎一直会给人一种刻板印象,毛绒兔耳朵,紧身衣配黑丝,圆润丰腴,衣着性感的女性。但不少兔女郎都有着不为人知的双重身份,他们白天的职

不管你爱不爱,一提到花花公子兔女郎一直会给人一种刻板印象,毛绒兔耳朵,紧身衣配黑丝,前凸后翘,衣着性感的女人。但不少兔女郎都有着不为人知的双重身份,他们白天的职业光环甚至被人不敢相信,做这两件事的是同一个人。

据《太阳报》5月21日报道,一位来自美国的24岁的丹妮尔·卢波(DanielleLupo)就是一位决心要打破大家心中对这个“胸大无脑”协会印象的人。据了解,这名年仅24岁女医学生兼职做“兔女郎”,为防病人搜索写真不惜改名。

据报道,丹妮尔生活在新泽西州,刚开始是一名牙医助理,她已经在医疗保健范围工作了10年。她刚从医学院预科毕业,目前正计划成为一名专业的大夫。在同意采访时她说:“我遭遇了一场紧急的事故,之后不能不去医院,从那时候开始我接触到了各种医学上的事情,也让我感兴趣涉足这个范围。去年刚毕业后,我一边从事着心脏病技术员的工作,一边考虑着医学院和博士的课程。”

但不为人知的是,虽然丹妮尔白天努力工作和学习,但到了晚上,她就会摘下听诊器,戴上兔尾巴去纽约的花花公子会所工作,该会所现在因封锁而关闭。她讲解说:“这是一笔很好的兼职收入,我拍了不少不一样的照片,从中也获得了很多乐趣,我还登上了多期国际花花公子杂志。在会所我度过了最好看的好的时光,登上杂志对我来讲是一种荣誉。”

“那真的非常酷,我晚上在会所工作,白天在医院学习。我把它看作是两份兼职工作,它们会填满我的日程表,我猜绝大多数人都会说它们相互矛盾。由于医学范围是很守旧的,但花花公子会所显然是自由和奔放的。但我乐在其中。”

丹妮尔坚持觉得,两者兼备并没妨碍她的医学研究,反而给了她“两个世界的最好选择”。“这是一次我不会用任何东西来交换的经历,我非常高兴我能在这两个范围中找到平衡,我也不想放弃任何一个。”

但事实上并非每一个人都爱她的副业,她承认,家人和朋友在她下班后的这份工作中也有他们的担心。丹妮尔说:“我母亲不如何支持我,有趣的是,我父亲很支持,但我母亲一直告诉大家,她的女儿在医院工作,而忽视了模特这一环节。一些守旧的朋友也对《花花公子》杂志产生了担心。”

然而,丹妮尔也意识到她的这份职业选择可能会干扰她作为大夫的将来,并采取了预防手段。“我在捷克共和国的不着寸缕写真,用了一个不一样的名字,由于我有一天会成为一名大夫,我不期望大家在Google上搜索我,看到我的写真。”

丹妮尔自称期望大家能能意识到,《花花公子》是在赞美女人,而不是贬低她们。她补充道:“我一点也不感觉《花花公子》有哪些负面内容,它颂扬女人,这一点我非常喜欢。即便有一天我要成为一名大夫,我仍然可以展示我的身体,对我们的这份职业感到舒适。”

在新冠肺炎病毒期间一直在医院帮忙的丹妮尔坚持觉得,虽然她可能牺牲了外出过夜和女生们的旅游,但她对我们的双重生活并不后悔。她说:“假如我没这两种选择中的任何一种,我就没办法在精神上活下来。这是一举两得的选择。”